• <menu id="mwkke"><tt id="mwkke"></tt></menu>
  • <menu id="mwkke"></menu><nav id="mwkke"><strong id="mwkke"></strong></nav>
    您好!歡迎來到稅務訴訟律師網,我們竭誠為您提供卓越的法律服務!

    13681086635

    400-650-5090

    QQ/微信號

    1056606199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 行政案件 > 行政處罰

    電氣公司不服稅務機關行政處罰案

    信息來源:賴紹松稅務律師網  文章編輯:wutong  發布時間:2021-05-13 15:57:45  

     【基本案情】

          深圳金曼克電氣有限公司于1994年度取得進項專用發票47張,進項稅額累計為797536.69元。金曼克公司僅于當年11月份向主管稅務機關申報納稅一次,繳納增值稅59231.07元,并抵扣4張進項發票,抵扣額為37251.85元。199561日,金曼克公司就其19941月至19954月間增值稅額向原國稅二分局遞交逾期申報報告,請求確認其1994年末留抵稅額。金曼克公司請求留抵的依據是一份19953月份的增值稅納稅申報表。在該表“抵扣審核情況”欄中,簽有“留抵人民幣252512.19元”及審核人“廖”字樣,并蓋有“深圳市地方稅務局(47)征稅專用章”,但未注明審簽日期。據此,原國稅二分局準允金曼克公司1994年末留抵稅額為252521.19元。金曼克公司1995年度總銷售收入(含一般銷售收入和地產地銷售收入)為21578558.62元(已剔除19964月已申報納稅的398498元)。金曼克公司在本年度共開出6張普通發票、收到貨款1291980元。金曼克公司將此列入等預收貨款科目未在當時申報納稅。1996612日,深圳市國家稅務局第三稽查分局對金曼克公司1994年度和1995年度納稅情況進行稽查,并于同年813日作出深國稅三立〔1996094號《關于對深圳金曼克電氣有限公司稅務稽查的處理決定》認定金曼克公司9495年度有瞞報銷售收入和調減地產地銷產品銷售收入,增加一般銷售收入違反稅收征管的行為,為此依據《稅收征管法》第二十條、第三十九條的規定,決定追繳稅款874428元,加收滯納金82415.29元,并處罰款10000元,共計966843.29元。金曼克公司不服,向深圳市國家稅務局申請復議。

     

      19961231日,深圳市國家稅務局作出深國稅發〔1996763號《復議決定書》,認定金曼克公司1994年度逾期申報納稅、1995年度有調增地產地銷、減少一般銷售及將銷售收入掛“預收貨款”不申報納稅的行為,依據《深稅發〔1994514號通知》和《深稅聯發〔199425號通知》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九條和第四十條規定,對金曼克公司作出決定:一、對金曼克公司1994年度未經審核的進項發票不予抵扣,追繳增值稅款346124.87元,并對不按期申報納稅行為處以2000元罰款;二、金曼克公司1995年度應補交稅款491955.56元,并對調增地產地銷、減少一般銷售行為和將銷售收入掛“預收貨款”不申報納稅的偷稅行為處以偷稅額0.2倍罰款即98391.10;三、取消原處理決定中對金曼克公司收取滯納金82415.29元的決定;四、金曼克公司1994年和1995年共應補交稅款838080.43元,罰款100391.10元,總計938471.53元,已入庫966843.29元,應退還給該公司28371.76元;五、金曼克公司在收到本復議決定之日起,逕向第三稽查分局和福田征收分局辦理退庫手續。金曼克公司不服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訴稱:原告1994年度未依法申報增值稅是事實,但在經辦逾期申報過程中,是依稅務部門的要求進行的。被告在復議時,對1994年原告取得的43張發票的進項稅額不準再報再審,沒有法律依據,剝奪了納稅人辦理逾期申報和抵扣進項的合法權利。原告1995年開出的6張普通發票中,除1張價款為4500元的發票當時應作銷售收入處理而誤作預收貨款處理、未依法報稅外,其余5張均為帶有預收訂金性質的預收貨款。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第33條規定,企業采取預收貨款方式銷售貨物,納稅義務發生的時間為貨物發出的當天。故被告因此而認定原告偷稅的理由不能成立,而應將原告所欠稅款作滯納處理。為此,請求撤銷被告復議決定第一、三項,變更第二、四項,并賠償原告資金占用利息損失18126.28元。

     

      被告辯稱:原地稅四分局和原國稅二分局在原告逾期申報1994年度稅項,且進項發票未經審核的情況下給予抵扣,嚴重違反國家稅務機關有關規定,必須予以糾正。依照深圳市稅務部門的有關規定,未經審核并已超過抵扣期限的43張進項發票不能抵扣。原告1995年度調減地產地銷產品銷售收入并增加一般銷售收入、將開出的6張普通發票的收入長期掛在“預收貨款”帳戶而未在當期如實申報納稅,已構成偷稅,故應追補稅款并處以5倍以下罰款。原處理對此加收滯納金不妥,應予取消。我局的復議決定認定的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程序合法,請法院予以維持。

     

      【司法審判】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查明,被告在復議決定中適用的《深稅發(1994514號通知》、《深稅聯發(199425號通知》分別是由深圳市稅務局向市國稅局、地稅局及各分局、稽查大隊發出的關于《轉發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開展增值稅專用發票稽核檢查工作的通知》及《轉發廣東省國家稅務局關于印發〈廣東省增值稅專用發票計算機稽核辦法〉的通知》。上述兩《通知》并未向社會公布。國家稅務總局制定的《稅務行政處罰聽證程序實施辦法(試行)》第三條規定,對法人作出一萬元以上罰款處罰之前,應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四十二條的規定,告知當事人有要求舉行聽證的權利。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應當依法申報納稅。被告依法有權對原告逾期申報納稅和調增地產地銷、減少一般銷售及將銷售收入掛“預收貨款”未申報納稅行為作出處理。本案被訴復議決定第一項對原告1994年度取得的47張進項發票中的43張不予抵扣,因依據的《深稅發(1994514號通知》及《深稅聯發(199425號通知》屬稅務機關內部文件,不具有法律效力,依法應予撤銷。經查證原告1995年度一張200000元發票收入應稅額,已于19962月納稅入庫,被告復議決定第二項認定原告應補交稅款491955.56元與事實不符,應予撤銷。被告復議決定第四項中對原告科處罰款共計100391.10元,數額較大,未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四十二條及國家稅務總局《稅務行政處罰聽證程序實施辦法(試行)》第三條的規定,告知原告有要求舉行聽證的權利,違反法定程序,應予撤銷。鑒于被告復議決定第三項和第五項基于以上三項作出,應予一并撤銷。原告請求判令賠償資金占用利息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二)項第123目之規定,該院于1987818日作出判決如下:

      一、撤銷被告深圳市國家稅務局19961231日作出的深國稅發〔1996763號復議決定。

      二、由被告對原告1994年度和1995年度納稅情況查證核實后,依法重新作出具體行政行為。

      本案訴訟費11904元由被告承擔。

      一審宣判后,當事人在法定期限內未提出上訴。

     

      【案件評析】

      本案原、被告爭議的焦點有二,一是原告1994年度未依法申報增值稅,其43張未經審核的進項稅額能否抵扣;二是原告1995年度調增地產地銷、減少一般銷售及將銷售收入掛“預收貨款”未申報納稅的行為是否構成偷稅、數額是否準確。人民法院審理行政案件,應當對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合法性進行全面的審查,并不受當事人爭議問題所限。在本案中,被訴的具體行政行為主要存在三方面問題:

     

      一、1994年度原告未依法申報增值稅的事實清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第三十九條的規定:納稅人未按規定的期限辦理納稅申報的,由稅務機關責令限期改正,可以處以二千元以下的罰款;逾期不改正,可以處以二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的罰款。被告除對原告罰款二千元外,又對原告1994年度43張進項發票以未經審核并已超過抵扣期限為由不予抵扣。其不予抵扣的決定適用的法律依據是深圳市稅務局1994年發出的兩份內部通知,而行政機關未經公布的內部文件不應作為對外執行的法律依據。

     

      二、被告認定原告將1995年度開出的6張普通發票掛入“預收貨款”未如實申報納稅。經審理查明,其中1張發票已在復議期間被準予列入19964月申報納稅;另120萬元的發票收入因原告遺失有關繳稅資料,復議期間被告對其申報不予認定。訴訟中經被告認真核查,證明原告已于19962月申報納稅。因此,復議決定認定原告未繳納稅款的數額不清,依法應予撤銷。

     

      三、被告的復議決定將原處理決定收取滯納金改為罰款處理,罰款數額達10萬余元,但并未告知原告有聽證的權利。對此,有兩種觀點:一種認為聽證不應適用于復議程序,因為《行政處罰法》沒有明確的規定;一種認為本案被告未告知原告聽證權屬程序不合法。理由是:第一、《行政處罰法》明確規定行政機關作出較大數額罰款行政處罰決定之前,應當告知當事人有要求舉行聽證的權利。被告對原告改處罰款達10萬余元,已超出國家稅務總局規定的應當告知當事人有要求舉行聽證權利的罰款數額;第二、復議決定仍屬行政機關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復議機關逕對當事人作出較大數額的罰款,也必須遵循《行政處罰法》規定的程序。顯然,本案判決采納了后者。




    注:本文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00443號-3
    7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