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mwkke"><tt id="mwkke"></tt></menu>
  • <menu id="mwkke"></menu><nav id="mwkke"><strong id="mwkke"></strong></nav>
    您好!歡迎來到稅務訴訟律師網,我們竭誠為您提供卓越的法律服務!

    13681086635

    400-650-5090

    QQ/微信號

    1056606199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 刑事辯護 > 騙取出口退稅罪

    騙取出口退稅罪典型案例及解析

    信息來源:稅務訴訟律師網  文章編輯:majiali  發布時間:2021-05-12 11:05:03  

    一、基本情況

    從1999年1月至2000年6月底,以林某返回的虛構的報關單、外銷發票、外銷核銷單、增值稅專用發票等單證,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8537068.35元。1998年9月以后,當國家出口退稅據西安分局要對包裝公司申請退稅的相關資料(包括內購外銷合同)進行檢查核實時,包裝公司多次向林某催要內購合同,林某都沒有提供。在林某沒有提供內購外銷合同的情況下,侯某某指使公司員工劉某、鐘某偽造了與林某所做業務的外銷、內購合同。為了核對與對方的買單業務,侯又以對賬為名,讓劉某從西安外匯管理局借出包裝公司整套外匯核銷憑證,交給林某。

    被告單位包裝公司與不法分子相勾結,偽造虛假的內外銷合同,以假報出口的方式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被告人侯某某作為該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均已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

    二、法理分析

    本案涉及關于司法解釋“四自三不見代理出口中明知他人意欲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具體認定問題。在實踐中,有進出口經營權的公司在“四自三不見的情況下,將代理出口業務偽造為自營業務,致使國家稅款被騙的,能否認定具有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主觀故意,在司法實踐中往往分歧比較大。

    因此,有必要對明知他人意欲騙取出口退稅款在刑法理論上加以分析,達到統—認識,公正判案。四自三不見是代理出口業務中的一種違規操作。根據外貿法的規定,國家實行統一的貨物出口制度。只有取得出口許可證的公司、企業才能經營貨物出口業務,沒有取得出口許可證的公司、企業或個人需要出口貨物的,可以委托有出口經營權的公司、企業代理出口。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關于規范進口代理業務的若干規定》對具體代理出口業務有具體的操作規則,明確規定了代理人對所辦單證的真實性負責、加強對外商資信調查、代理人全過程參與和跟蹤進出口代理業務和合同執行等。

    但一些有進出口經營權的公司、企業,為了獲取出口代理費,在“四自三不見(自帶客戶、自帶貨源、自帶匯票、自行報關和不見供貨貨主、不見外商)的情況下,不管他人提供的出口退稅憑證的真偽,與無進出口經營權的公司、企業或個人簽訂代理出口合同。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還專門為此發布過兩個通知,明確禁止有出口經營權的公司、企業以四自三不見的方式進行代理出口業務。雖然有出口經營權的公司、企業以“四自三不見的方式代理出口,易于導致國家稅款被騙,但只要在辦理出口退稅時提供的憑證是真實的,就不會發生國家稅款被騙的問題,因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騙取出口退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6條明確規定,有進出口經營權的公司、企業,明知他人意欲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仍允許他人自帶客戶、自帶貨源、自帶匯票并自行報關,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才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對于不能證實有進出口經營權的公司、企業明知他人意欲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即使造成了國家稅款被騙的結果,也不能以騙取出口退稅罪定罪處罰。

    因此,認定是否明知他人意欲騙取出口退稅款就成為認定具有出口經營權的公司、企業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與否的關鍵。這里的“明知,包括知道和應當知道。知道的情況比較好掌握,即根據案件事實、證據材料直接證實被告單位或被告人知道他人意欲騙稅的目的。應當知道,則須根據行為當時的具體情況、客觀條件來綜合分析判斷被告單位或被告人當時是否知道、能否知道,當時的心理狀態究竟怎樣。這是法律上的一種推定,而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明知,是對客觀行為的一種法律評價。

    “四自三不見業務本是國家明令禁止的業務,如果在從事這一違規業務中,又出現了其他的一些不合常理的情況,有出口經營權的公司、企業仍繼續堅持業務合作,造成國家稅款流失的,則可推定這些公司、企業主觀上明知他人意欲騙稅的故意,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那么,對明知的程度又是如何要求的呢?是明知他人騙取出口退稅的必然性才構成此罪,還是明知他人有騙取出口退稅的可能性即成立此罪?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騙取出口退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6條的規定,只要有事實和證據證明有進出口經營權的公司、企業明知他人可能要騙取出口退稅,仍違反規定從事“四自三不見業務,造成國家稅款流失,即可推定其主觀上明知,而不要求有證據證明這些公司、企業明知他人必然要騙取出口退稅。

    本案中,包裝公司與林某的合作出口業務并沒有真實的貨物出口,包裝公司據以申報的出口退稅系虛假出口業務,林某通過四自三不見業務這種手段,偽造了虛假的報關單、外銷發票、外匯核銷單、增值稅專用發票等單證,交給包裝公司,由包裝公司用林某返回的單證申報出口退稅,實際騙取國家稅款800多萬元。林某的行為是騙取出口退稅犯罪行為沒有異議,本案爭議的焦點是包裝公司對林某騙取出口退稅主觀上是否明知。對于包裝公司來說,“四自三不見業務的違法性以及極易被他人用來實施騙取出口退稅犯罪的風險性應當是十分清楚的。被告人侯某某辯稱其主觀上不具有騙稅的故意,不明知林某騙取出口退稅的目的。

    侯某某作為外貿公司的負責人,熟悉外貿業務及有關法律規定,在業務中出現諸多反常情況下,對林某意欲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的目的應當知曉,推定其對林某假報出口騙取出口退稅是明知的。在此情況下,仍堅持與林某從事“四自三不見買單業務,并持虛假的業務單證向國稅部門申請退稅,造成國家800多萬元稅款的重大損失,其主觀上的故意成立。被告單位包裝公司及被告人侯某某的行為符合《解釋》第6條的規定,構成騙取出口退稅罪。


    注:本文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00443號-3
    7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