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mwkke"><tt id="mwkke"></tt></menu>
  • <menu id="mwkke"></menu><nav id="mwkke"><strong id="mwkke"></strong></nav>
    您好!歡迎來到稅務訴訟律師網,我們竭誠為您提供卓越的法律服務!

    13681086635

    400-650-5090

    QQ/微信號

    1056606199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 刑事辯護 > 虛開發票罪

    “有貨虛開”也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信息來源: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文章編輯:wutong  發布時間:2021-05-11 16:07:17  

    一、基本案情

    2010年6月至11月,被告單位A科技公司與浙江某貿易有限公司簽訂7份購銷合同,因已履行的5份合同未盈利,被告人A科技公司總經理楊某將剩余2份合同讓與被告人趙某履行,被告人趙某從A科技公司購買LED燈,從臺州市路橋區購買其他材料,履約后,B貿易公司將貨款打入A科技公司賬戶,由A科技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3份給B貿易公司,發票金額133403.77元、稅額22678.63元、價稅合計156082.40元。后被告人楊某將B貿易公司支付的貨款156083元扣除稅款15608元,支付給被告人趙某。2012年2月13日,被告單位A科技公司因本案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等被臨海市國家稅務局決定罰款10萬元,并沒收違法所得15608元,上述款項被告單位已繳納。隨后,被告人楊某、趙某分別被公安機關電話通知到案,均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

    法院進行審理后,認為事實清楚,足以認定被告單位A科技公司、被告人楊某、趙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款、第二款等規定,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對被告單位A科技公司判處罰金并沒收違法所得,對楊某判處拘役,對趙某判處拘役并處罰金。

    二、律師觀點

    A科技公司將其與B貿易公司簽訂的7份購銷合同中的2份合同“讓與”趙某履行,趙某從A科技公司購買LED燈加上從臺州市路橋區購買的其他材料交付B貿易公司,完成了該2份合同約定的購銷業務,再由A科技公司開具價稅合計156082.40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給B貿易公司,在收到B貿易公司支付的156083元貨款后,A科技公司楊某扣除“稅款”15608元后將余款支付給了趙某。

    本案的焦點就在于:買賣合同是出賣人轉移標的物的所有權于買受人,買受人支付價款的合同。“A科技公司將其與B貿易公司簽訂的7份購銷合同中的2份合同‘讓與’讓與趙某履行”,繼而由趙某承繼為出賣人使得相關經濟業務情況也發生了變化。

    1.從“趙某從A科技公司購買LED燈,從臺州市路橋區購買的其他材料,履約后……”可見,該2份合同的標的物所有權轉移給B貿易公司是由趙某實現的,趙某在從A科技公司購買貨物再從其他地方購買材料后再銷售給B貿易公司,也就是由趙某進行的該項貨物銷售業務。依照稅法規定,趙某作為該項業務的納稅人,應當依法履行納稅義務,并開具發票給買受人B貿易公司。

    本案中的趙某作為未辦理工商、稅務登記的個人,肯定自己開具不了發票,那么,按現行發票管理法規規定,需要臨時使用發票的個人,可以憑購銷商品的書面證明、經辦人身份證明,直接向經營地稅務機關申請代開發票。同時,稅務機關會先征收稅款,再開具發票。在本案中,趙某作為自然人個人,應按3%的簡易征收率繳納增值稅以及相應的城市維護建設稅和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以及個人所得稅,同時,由于由于趙某屬于自然人個人,稅務機關不得為其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只會為其代開增值稅普通發票。

    2.從“B貿易公司將貨款打入A科技公司賬戶,由A科技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3份給B貿易公司”可見,A科技公司在將前述2份合同“讓與”趙某后,也就不再是該項銷售業務的出售方,同時鑒于“趙某從A科技公司購買LED燈”,A科技公司是將LED燈銷售給趙某,A科技公司本來只應就此項銷售業務的應收趙某的款項作為公司的銷售收入,向趙某開具發票即可。

    但A科技公司卻按趙某銷售LED燈和其他材料給B貿易公司的全部價款,替趙某代為開具價稅合計156082.40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3份給B貿易公司。此后,又按發票金額的10%收取所謂“稅款”15608元,再將余下的款項支付給趙某。這也就成為本案所有被告均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關鍵。

    綜上所析,本案雖然有趙某實際向B貿易公司銷售貨物的情況存在,但A科技公司所開具的發票已屬于“與實際經營業務情況不符的發票”,趙某在發生經營業務取得銷售收入時,不是依法向經營地稅務機關申請代開發票,而是讓A科技公司代其向購貨方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已構成“讓他人為自己開具與實際經營業務情況不符的發票”的行為;A科技公司在將合同“讓與”趙某即公司已不再是B貿易公司所購貨物的直接銷售方的情況下,代趙某向B貿易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已構成“為他人開具與實際經營業務情況不符的發票”的行為。

    從稅收行政法律分析,A科技公司的行為和趙某的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對于A科技公司按開票金額依比例向趙某收取的“稅款”,雖說A科技公司開具發票后的確需要繳納(銷項稅額減除進項稅額)稅款,但綜合分析其收取該筆“稅款”的緣由、方式等,應當認定為A科技公司為他人虛開發票而收取的“手續費”,也即違法所得。

    稅務機關對A科技公司的行為和趙某的行為定性準確,于法有據,處罰適當。同時,鑒于本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涉及的稅額超過1萬元,已涉嫌犯罪,稅務機關依法將此案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從刑事法律分析,本案中虛開發票行為和整個過程雖然是楊某經手,因楊某系A科技公司的總經理,應視為是單位負責人決定實施虛開行為,體現了單位的集體意志,且A科技公司系有正常經營業務的企業,而非楊某個人為進行犯罪違法活動而設立的公司實施犯罪,也無在公司設立后以實施犯罪為主要活動的行為,A科技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符合單位犯罪的構成要件。趙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符合個人犯罪的構成要件。人民法院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對A科技公司判處罰金,對A科技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楊某判處拘役,對于無貨物(無服務、無勞務)交易的虛開發票行為,一般都比較好認定處理。而“有貨虛開”,特別是類似于本案的“兩方開票、三方交易”、“名掛靠承包、實為代開”等隱性虛開發票行為,由于在整個多方(多次)交易過程中,有至少一方(一次)的真實貨物(勞務、服務)交易存在,甚至與本案一樣連交易的貨物也與虛開方平時經營的貨物(提供的勞務、服務)相同,使得貨物的實物轉移也貌似有憑有據。加之,又有購貨(接受)方確實向開票方支付價款的資金往來,開票方扣除“手續費”后支付給實際經營者的款項很容易被掩蓋為“提成工資、分成收入”,甚至在其他虛假發票的掩護下變成“辦公用品、會務費”等,從而給虛開行為加蓋了一層厚實的保護膜。


    注:本文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00443號-3
    7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