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mwkke"><tt id="mwkke"></tt></menu>
  • <menu id="mwkke"></menu><nav id="mwkke"><strong id="mwkke"></strong></nav>
    您好!歡迎來到稅務訴訟律師網,我們竭誠為您提供卓越的法律服務!

    13681086635

    400-650-5090

    QQ/微信號

    1056606199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 行政案件 > 行政復議

    稅務行政復議案例

    信息來源:稅法專家網  文章編輯:zm  發布時間:2021-05-10 15:54:03  

    一企業的甲股東將其持有股份以股本+待分配股息紅利的方式轉讓給了乙,并就其所得申報了個人所得稅。乙拿到股息紅利后,是否還需要繳納個人所得稅?當事人通過行政復議途徑向A市B區地稅局提出了質疑。

    A市B區地稅局C分局稅收管理員發現D公司股東陳某在分得50萬元的股息紅利后,沒有按照稅法規定申報繳納個人所得稅10萬元,后核實確定該公司沒有為陳某代扣代繳相關稅款。之后,稅收管理員聯系陳某,告知其取得50萬元股息紅利后應履行的納稅義務,得到的回答卻是:“我雖然分到了50萬元的股息紅利,但這筆紅利的納稅人并不是我,而是前股東李某,李某將股權轉讓給我時已經繳稅。”

    為弄清楚實際情況,稅收管理員調取了有關股權轉讓的協議和納稅資料。股權轉讓協議里寫明:股權出讓人李某因身體原因不能繼續參與D公司經營,故將自己持有的公司股份轉讓給陳某。股權轉讓時,李某請求分紅,而D公司暫時沒有分紅意向。經過協商,李某和陳某達成一致,以轉讓當期會計報表賬載的未分配利潤為基數,對李某享有的對應未分配利潤50萬元,一并轉讓給陳某。故陳某除了向股權出讓人李某支付股本100萬元之外,需另行向李某支付未分配利潤50萬元。稅單資料顯示,李某當時確實就這50萬元轉讓額申報繳納了個人所得稅10萬元,由D公司代扣代繳,只是申報的品目是股權轉讓所得。

    李某的所得是股權轉讓所得,繳納的是股權轉讓所得個人所得稅。陳某拿到的是股息分紅,應繳納的是股息紅利個人所得稅,況且納稅人不同,后C分局向陳某發出《稅務事項通知書》,要求其就50萬元股息紅利所得申報繳納個人所得稅,同時對D公司未履行有關代扣代繳義務的行為另行處理。

    陳某對此處理不服,在繳納有關稅款后向B區地稅局提出了行政復議申請。

    申請人陳某在復議申請書中主要申明了三點內容:一是申請人不是納稅爭議涉及的50萬元股息紅利的納稅人。因為該50萬元分紅是分配給前股東李某的,故李某才是正確的納稅人,且李某已經為該筆分紅繳納個人所得稅10萬元。二是納稅爭議涉及的50萬元股息紅利之所以直接支付給了申請人,是債權轉讓的結果。D公司應分配給前股東李某的50萬元股息紅利屬李某擁有的債權,只是因為在股權轉讓時該筆債權尚未到期,即D公司未到股息紅利分配時間,所以李某轉讓股權時一并將該預期債權轉讓給了申請人。三是債權是平價轉讓,申請人從中并沒有獲得所得,故不需要繳納個人所得稅。綜上所述,申請人不是該筆股息紅利的納稅人,故請求撤銷被申請人作出的《稅務事項通知書》,并將征繳的稅款退還給申請人。

    C分局回應:讓陳某就股息紅利所得繳稅有根據收到陳某的復議申請,B區地稅局立即組成行政復議委員會對本案展開復議。

    復議過程中,被申請人C分局對申請人的請求逐一予以回應。

    第一,申請人是D公司的股東,其存在股息紅利所得,應該就其所得繳納個人所得稅。D公司本次股息紅利分配決議列明申請人取得股息紅利50萬元,依據個人所得稅法第二條、第六條規定,應該申報繳納股息紅利個人所得稅。

    第二,申請人認為其分配到的50萬元股息紅利,納稅人是前股東李某,且李某已經就此所得繳納個人所得稅,這是申請人對稅收法律的誤讀。實際情況是,前股東李某轉讓股權的收入,扣除股本后,剩余所得是財產轉讓所得,并不是股息紅利所得。兩種所得雖然納稅稅率一樣,但針對的納稅環節不同,一個是對財產轉讓環節的所得征稅,另一個是對資本投資環節產生的所得征稅。

    第三,股權轉讓所得50萬元,并不是因為存在待分配的股息紅利,而是因為D公司經營效益好,所以股權轉讓時可以溢價轉讓。這就如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上漲一樣,并非基于該公司的未分配利潤,而是基于市場對該公司盈利潛力的預估。故上述兩次所得征稅環節不同,對應納稅人也不同,申請人是股息紅利所得的正確納稅人,應足額繳納個人所得稅。

    綜上所述,依據個人所得稅法第二條、第六條規定,申請人應就所分得的股息紅利全額繳納個人所得稅。

    復議結果:撤銷C分局作出的有關行政處理

    筆者贊同本案的復議結果,理由如下:就本案來看,陳某的主張有其合理性,且符合交易實際。現實中,在針對個人股權交易明細偏低進行納稅調整時,其中一種方式是基于企業凈資產進行配比,但實質還是在考慮股權轉讓人的預期收益。正是轉讓人存在預期收益,其平價轉讓股份才屬于明顯偏低。而預期收益對應的是企業賬面上的未分配利潤、盈余公積和資本公積,此類權益分配需要繳納的是股息紅利方面的個人所得稅。所以,在確認股權轉讓所得時,應該考慮此類所得的實質。這樣處理并不存在稅款流失的風險,今后陳某再轉讓有關股權時,50萬元分紅所得將不被視為成本,通過稅收審核可以保障涉及稅款入庫。

    當前,個人股權轉讓涉稅問題較為復雜,存在“陰陽合同”、現金交易等難以監管的情形,如何去偽存真,需要稅務機關練就“火眼金睛”的本事。針對股權轉讓涉稅問題,國家稅務總局雖然作出了法律規定,但不可能對各種復雜交易情形面面俱到。因此,實際執法過程中,稅務機關在遇到沒有明確法律規定的問題時,需要透過表象看實質,兼顧依法征稅和維護納稅人的權益。



    注:本文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00443號-3
    7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