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mwkke"><tt id="mwkke"></tt></menu>
  • <menu id="mwkke"></menu><nav id="mwkke"><strong id="mwkke"></strong></nav>
    您好!歡迎來到稅務訴訟律師網,我們竭誠為您提供卓越的法律服務!

    13681086635

    400-650-5090

    QQ/微信號

    1056606199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 刑事辯護 >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資本原罪:從ST天寶涉嫌虛開發票談為虛增業績的虛開

    信息來源:會說  文章編輯:zm  發布時間:2021-05-07 14:05:59  

    對于不會造成稅收損害的虛開普通發票的行為,并不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不必要以刑法加以規制。

    7月4日晚間,大連天寶綠色食品股份有限公司(ST天寶,002220)發布公告稱,近日,公司董事會接到相關部門通知,董事長黃作慶及高級管理人員(財務總監)孫樹玲被大連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因涉嫌虛開發票罪采取拘留的強制措施,案件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7月5日,ST天寶開盤即跌停。

    禍不單行,事實上,公司的異常情況其實早有端倪:

    101.webp

    除此以外,根據天寶公司的財務報表,其2011年至2017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4.67億元、17.73億元、14.88億元、16.07億元、15.37億元、14.77億元、14.65億元,基本保持平穩。但到2018年,營業收入卻突然出現斷崖式下降,達到10.39億元,較2017年減少29.09%。2019年,營業收入降幅進一步加大。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營業收入僅為1.13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52.45%。

    營業收入大幅降低、信息披露違規、涉嫌虛開發票罪被采取強制措施,這些都讓人不難聯想到上市公司常走的一步“險棋”——虛增利潤。為了粉飾財務報表,公司虛構營收和成本,并且空轉資金、虛開發票以增加虛構業績的可信性。

    資本市場對當下業績和繁榮的瘋狂追捧讓人迷失。上市公司或擬上市公司因虛開被調查的案例層出不窮:明星電纜、科陽新材、復旦復華、普瑞生物……

    01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還是虛開發票罪?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和虛開發票罪是兩個不同的罪名。二者最重大的差別在于法定刑不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法定刑更高,最高可達無期徒刑;虛開發票罪的法定刑最高僅為七年有期徒刑。

    對于如何認定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和虛開發票罪,目前存在不同認識:

    有觀點認為兩者的核心差別在于涉案發票的種類。虛開發票罪的發票為除增值稅專用發票以外的其他發票。如果行為涉及增值稅專用發票但不能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那么也不能認定為構成虛開發票罪。

    有觀點認為虛開發票罪是一個“兜底”條款,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和普通發票都可能構成虛開發票罪。行為涉及的是增值稅專用發票,但又不能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則可能構成虛開發票罪。

    由于這樣的區別,ST天寶公告稱公司董事長黃作慶及財務總監孫樹玲現因涉嫌虛開發票罪被拘留,天寶公司虛開的發票有可能是增值稅專用發票或普通發票。如果實際虛開的是普通發票,那么相關人員最高被判處七年有期徒刑。如果實際虛開的是增值稅專用發票(或有部分增值稅專用發票),那么隨著偵查工作的推進,案件走向可能會發生變化,仍然存在被認定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可能。

    02為虛增利潤虛開發票構成犯罪嗎?

    增值稅專用發票

    為虛增業績、制造虛假繁榮,相互環開、對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不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論處。這一觀點在實踐中已經達成共識。增值稅專用發票可以用于抵扣增值稅稅款。這種情況下之所以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核心云因在于由環開和對開。發票的開具和抵扣形成閉環,因而不會造成增值稅稅款的損失。因此,需要注意的關鍵點在于:發票的開具是否構成環開、對開。

    所謂環開、對開,典型的結構如下圖。

    資本原罪:從ST天寶涉嫌虛開發票談為虛增業績的虛開

    如果發票流向不能構成閉環,則不是這里說的環開、對開。

    為虛增業績虛構交易,且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流向不能構成閉環的情況下,是否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問題,仍要回到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認定上考慮。

    普通發票

    目前,對于虛開發票罪的討論比較少。實踐中以虛開發票罪論處的情況也大多是空殼公司對外暴力虛開普通發票的情況。特殊情況如何處理?在司法實踐中面臨立法規定簡略、司法解釋缺位及可參照案例少等難題。

    不會造成國家稅款損失的虛開普通發票的行為是否會構成虛開發票罪?筆者認為,由于是為了虛增業績而虛構的交易,相關主體可能沒有發生真實業務本就不需要納稅。因此,虛開發票的行為很難認定為造成了國家稅款損失。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宜以虛開發票罪論處。

    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虛開發票,自然會引起發票管理秩序的混亂,但這并不會造成實質上的損害,原因在于:

    第一,不具有稅收特性的發票管理制度本身,沒有加以保護的必要。發票原本是民商事交易的憑證,后來因被國家賦予扣稅、納稅憑證的意義而加以管控。如果失去管控稅收的作用、不具有稅收上的效果,那么發票也將回歸到民商事交易憑證的地位,等同于現在被廣泛使用的“收據”。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不能被用于扣稅的發票無異于一張國家統一格式的“收據”。在沒有真實交易的情況下開具“收據”的行為當然不必要被苛以刑事處罰。

    第二,虛假財務數據危害企業財務管理秩序和損害上市公司股東利益的關鍵不在于虛開發票。根據《會計法》的規定,可以作為會計記賬依據的會計憑證包括原始憑證和記賬憑證,范圍涵蓋出入庫單據、銀行往來憑證、貨物簽收確認單、領款確認單等等。也就是說,企業不虛開發票,而是憑借其他會計憑證同樣可以做虛假的財務記錄,虛增業績。如果不是為了節約稅收的目的,發票與其他會計憑證沒有本質差別。虛增業績造成的社會危害也不是由虛開發票引起的。因此沒有必要專門以虛開發票罪對這種行為進行規制。

    因此,對于不會造成稅收損害的虛開普通發票的行為,并不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不必要以刑法加以規制。然而目前,刑法關于虛開發票罪的規定較為籠統、陳舊。筆者也呼吁有關部門結合經濟社會生活中出現的新情況對本罪作進一步的研究,盡快出臺司法解釋統一刑事司法工作的執行口徑。



    注:本文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00443號-3
    7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