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mwkke"><tt id="mwkke"></tt></menu>
  • <menu id="mwkke"></menu><nav id="mwkke"><strong id="mwkke"></strong></nav>
    您好!歡迎來到稅務訴訟律師網,我們竭誠為您提供卓越的法律服務!

    13681086635

    400-650-5090

    QQ/微信號

    1056606199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 刑事辯護 > 逃避追繳欠稅罪

    稅案沉鉤:發生在偷稅犯罪司法程序歷史性轉折點的幾起稅案

    信息來源:稅海濤聲  文章編輯:zm  發布時間:2021-05-07 09:23:46  

    2009年2月28日,重大修改后的《刑法》第201條開始施行。

    這幾起稅案,就發生在我國偷稅犯罪司法程序出現歷史性轉折點的這段時間

    稅案沉鉤

    北京一老板成刑法新規首位受惠者,偷稅200余萬元免刑責。

    2009年3月22日《法制日報》報道:本報北京3月22日訊 北京某公司實際經營人王某,采用利息收入不入賬的方式偷逃稅款200余萬元,本該受到刑事法律的處罰,但該案在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期間,《刑法修正案(七)》已經通過實施。記者今天從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檢察院了解到,按照新的規定,檢察院已將王某的案件退回偵查機關做撤案處理,不再追究其刑事責任。

    據悉,這也是《刑法修正案(七)》實施后北京首起被免于刑事處罰的偷稅案件。

    犯罪嫌疑人王某是北京市某公司的總經理,也是實際經營人。在2005年5月至2007年12月,王某采用將1135萬余元的利息收入不入賬的方式,偷逃稅款合計226萬余元。稅務部門發現了王某及其公司的上述行為后,對其采取了行政處罰措施。2008年7月,王某的公司足額補繳了全部偷逃的稅款,并足額繳納了約679萬元罰款和463萬余元的滯納金。

    案件偵查階段,承辦人發現,王某公司瞞報收入、進行虛假的納稅申報,少繳稅款200余萬元,已經屬于逃避繳納稅款數額巨大,而且在2005年至2007年,該公司偷稅的數額分別占到了公司應納稅額的100%、100%和99%。按照刑法第201條的規定,應認定為偷稅罪,王某作為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也應以偷稅罪定罪處罰。

    2009年3月4日,王某的案件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檢察官發現,本案可以適用刑法修正案(七)中關于偷稅罪的新規定,即“有第一款行為,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但是,五年內因逃避繳納稅款受過刑事處罰或者被稅務機關給予二次以上行政處罰的除外。”檢察機關通過與偵查機關聯系溝通,由偵查機關向檢察院申請撤回移送審查起訴,檢察院做出了同意撤回移送審查起訴處理。

    以案釋法

    承辦此案的檢察官介紹說,在刑法修正案(七)的討論過程中,有關部門就曾提出,偷逃稅的情況十分復雜,同樣的偷稅數額在不同時期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不同,建議刑法對偷稅罪的具體數額不作規定,由司法機關根據實際情況作司法解釋并適時調整。同時還有人提出,考慮到打擊偷稅犯罪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維護稅收征管秩序,保證國家稅收收入,對屬于初犯,經稅務機關指出后積極履行納稅義務,接受行政處罰的,可不再作為犯罪,這樣處理可以較好地體現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

    該檢察官認為,修正案(七)對于偷稅罪的修改體現出了一種理念上的轉變,即刑法的目的不僅僅是打擊刑事犯罪,而應該考慮其在更有效地化解社會矛盾,維護社會和諧穩定,保障經濟平穩發展中的作用。對偷稅罪的修改就適應了當前經濟社會發展的形勢。目前正值全球金融危機,我國經濟也面臨嚴峻挑戰,如何保障企業的穩定與活力,為企業創造良好的發展環境,是包括刑法在內的法律制度的重要任務。因此,刑法修正案(七)最終明確,只要符合法律規定的情形,履行了法定的納稅義務,接受了稅務機關的行政處罰,且主觀惡性較小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責任。

    北京首判“偷稅免刑責

    刑法修正案(七)對偷稅罪進行重大修改——

      2009年4月9日《北京青年報》報道:本報訊   兩年間,北京某商業大樓采取賬外賬、收入不入賬等手段,偷稅14萬余元。一審法院以偷稅罪判處該公司罰金30萬元,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等4名高管也分別獲刑三年半和緩刑。此案二審期間,正值“刑法修正案(七)”通過實施。記者昨日獲悉,北京市一中院依據修改后的刑法,宣布王某等4人無罪。此案為刑法七實施后,北京判出的首次偷稅免刑責第一案。

      兩年偷稅14萬后交納罰款及稅款

      王某等所負責的商業大樓,位于石景山區古城南路,于2003年底由全民所有制企業改為股份制公司。

      4名被告人中,王某為公司董事長,張某為公司副董事長、常務副經理,另外兩人分別是該商業大樓的會計和出納。2004年初,由公司副董事長張某提議,董事長王某同意,張某和公司會計、出納共同實施,該商業大樓采取多行開戶、建立賬外賬、收入不入賬等手段,偷逃稅款。后經石景山區稅務局審查認定,該商業大樓從2004年至2006年6月偷逃稅款14萬余元。2006年7月,該商業大樓員工舉報王某等偷逃稅款,石景山地稅局稽查局于2007年1月5日做出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對該商業大樓罰款29萬余元,后該商業大樓繳納了罰款并補交了稅款。對上述偷逃稅款的事實,王某等均無異議。

      提出上訴后趕上法律修改被免予刑責

      按照我國原刑法,檢察機關以偷稅罪對該商業大樓和王某等4人提起公訴。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按照我國刑法,納稅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并且占應納稅額10%以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納稅額30%以上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據此,一審法院對該公司和王某等4名公司高管均作出了有罪判決。

      王某等提出上訴后,今年2月28日我國“刑法修正案(七)”實施。擔任王某等辯護人的北京著名刑辯律師許蘭亭提出,“刑法修正案(七)”對偷稅罪進行了重大修改。其中規定“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許律師認為,王某等被告人的行為正好符合該規定,應被認定為無罪。

      市一中院經過審理,根據修改后的刑法判決撤銷了原審法院的有罪判決,終審判決被告商業大樓和王某等4名大樓高管無罪。

      修改后的法條更具人性化

      此案宣判之后,代理此案的許蘭亭律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修改后的偷稅罪條款,對于納稅人而言,是一條較為人性化的規定,即納稅人出現第一次偷逃稅行為,在稅務機關追繳稅款并作行政處罰后,可不再追究其刑事責任。

      此外,修訂后的條款還規定,五年內因逃避繳納稅款受過刑事處罰或者被稅務機關給予兩次以上行政處罰的,還需承擔刑事責任。這也提醒納稅人不能濫用該條款關于“刑事免責”的相關規定。

    2010年3月31日《成都商報》報道:昨日,從綿陽市涪城區人民檢察院傳來消息,一公司董事長趙洪(化名)設立“小金庫”逃稅,8年累計逃稅96.6萬元。案發后該公司繳清應納稅款、滯納金、罰金164.6萬元。該院適用刑法修正案(七),對該起逃稅案建議公安機關撤案,不追究趙洪法律責任。

    據辦案人員林立介紹,1996年底,趙洪所在公司改制,為盤活公司,趙洪召集董事會研究決定,將勞務輸出、新建市場攤位租金等大額收入記入“小金庫”,不申報納稅。經稅務稽查和鑒定,1997年至2004年8個納稅年度,公司累計逃稅96.6萬元。2005年至2009年4月,該公司根據稅務機關下達追繳通知,先后補繳稅款、滯納金101.3萬元。2009年4月20日,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同年6月17日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期間,公司繳清滯納金余額和罰金。

    涪城區人民檢察院認為,案發2009年2月刑法修正案(七)發布之前,根據當時刑法第二百零一條規定,趙洪應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然而,根據刑法修正案(七),趙洪雖有逃稅行為,但在稅務機關下達追繳通知后,已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受到行政處罰,不應再追究刑事責任。根據“從舊兼從輕”的刑罰原則,檢察院建議公安機關撤回移送起訴,綿陽市公安機關在日前撤銷該案。(田明霞 杜之平 林立)

    無錫中院刑二庭對一涉外偷稅案作撤訴處理

    2009年4月21日《東方法治網站》報道:2009年4月20日,無錫中院刑二庭對無錫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單位無錫誠和皮革有限公司、被告人洪珉壽偷稅一案作出裁定:準許無錫市人民檢察院撤回起訴。被告人洪珉壽系韓國國籍,該案系本院第一例對被指控犯罪的外國人撤訴處理的案件。

      無錫市人民檢察院于2008年12月24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指控:2000年7月至2006年12月,被告單位誠和公司在被告人洪珉壽擔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長期間,為謀取非法利益,由被告人洪珉壽通過業務單位揚州長江機械公司,在沒有真實購銷業務的情況下,為本單位虛開銷售設備發票1份,又通過非法途徑獲取偽造的空白上海市商業統一發票31份,指使本單位人員在上述偽造的空白發票上虛開購置設備的內容及金額。誠和公司將上述虛開的32份發票在2000年8月至2003年10月期間先后入賬,在2001年8月至2006年12月期間先后轉入公司的固定資產,虛增固定資產,虛提設備折舊,虛列生產成本,向稅務機關進行虛假的納稅申報。經稅務機關稽核,虛增固定資產合計人民幣19112218元,虛提折舊并計入生產成本合計人民幣6609444.58元,偷逃企業所得稅合計人民幣793133.35元,其中2004年偷逃所得稅人民幣189105.89元,偷稅數額占應納稅額的20.16%。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誠和公司、被告人洪珉壽的行為均已構成偷稅罪。

      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09年1月23日對該案進行了公開開庭審理,并查實江陰市國稅局因誠和公司“利用接受虛假空白發票自行填開及接受大頭小尾普通發票等手段虛增固定資產、虛提折舊、虛列生產成本偷逃所得稅793133.35元”,于2008年2月18日分別作出《稅務處理決定書》、《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追補誠和公司所得稅793133.35元,并按規定加收滯納金,并決定對誠和公司處偷稅款0.5倍罰款計396566.68元。誠和公司經稅務機關作出決定后,已繳納上述應納稅款、罰款、滯納金。

      無錫市人民檢察院鑒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七)公布施行,被告單位誠和公司、被告人洪珉壽已于一審判決前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根據該修正案(七)第三條第四款的規定,不予追究刑事責任,遂決定撤回起訴。

      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七)自2009年2月28日起施行,修正案(七)第三條第四款規定,納稅人逃避繳納稅款構成犯罪,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本案被告單位誠和公司已受行政處罰,依照修正案(七)的規定,對被告單位誠和公司、被告人洪珉壽不予追究刑事責任。江蘇省無錫市人民檢察院因法律規定變化要求撤回起訴,應予準許。據此作出了上述裁定。

    2009年2月28日,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七)》,并自同日起施行。對廣大納稅人影響深遠的該《修正案》第三條對《刑法》第201條作了重大修改,原規定的“偷稅罪”修改為“逃稅罪”,從而標志著偷稅犯罪司法程序出現了歷史性轉折點。

    修改后《刑法》的第二百零一條:納稅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扣繳義務人采取前款所列手段,不繳或者少繳已扣、已收稅款,數額較大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對多次實施前兩款行為,未經處理的,按照累計數額計算。
      有第一款行為,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但是,五年內因逃避繳納稅款受過刑事處罰或者被稅務機關給予二次以上行政處罰的除外。

    修改前《刑法》的第二百零一條:納稅人采取偽造、變造、隱匿、擅自銷毀賬簿、記賬憑證,在賬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而拒不申報或者進行虛假的納稅申報的手段,不繳或者少繳應納稅款,偷稅數額占應納稅額的百分之十以上不滿百分之三十并且偷稅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十萬元的,或者因偷稅被稅務機關給予二次行政處罰又偷稅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偷稅數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偷稅數額占應納稅額的百分之三十以上并且偷稅數額在十萬元以上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偷稅數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

      扣繳義務人采取前款所列手段,不繳或者少繳已扣、已收稅款,數額占應繳稅額的百分之十以上并且數額在一萬元以上的,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對多次犯有前兩款行為,未經處理的,按照累計數額計算。



    注:本文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00443號-3
    7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