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mwkke"><tt id="mwkke"></tt></menu>
  • <menu id="mwkke"></menu><nav id="mwkke"><strong id="mwkke"></strong></nav>
    您好!歡迎來到稅務訴訟律師網,我們竭誠為您提供卓越的法律服務!

    13681086635

    400-650-5090

    QQ/微信號

    1056606199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 刑事辯護 > 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普通發票買賣背后的貓膩:“黑市”發票亂飛,“洗白”灰色開支

    信息來源:半月談網  文章編輯:zm  發布時間:2021-05-06 16:24:39  

      在反“四風”向縱深推進的當下,一些單位為了掩蓋灰色開支,大量購買普通發票來做賬。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在黑市上流通的普通發票幾乎全是真發票,大多來自商超企業,所涉資金包括公款消費、紅包禮金、員工津補貼等方面,普通發票交易背后的灰色開支觸目驚心。

    一、普通發票“黑市”異常猖獗

      每到月底,國企職員孫雯(化名)就會給家人、同學、朋友打電話,問他們手上有沒有多余發票。東拼西湊以后,如果還沒收集到所需金額的普通發票,孫雯就會通過微信聯系一名長期有“業務”往來的發票販子,告訴他需要多少金額的發票,然后按照5%的比例付給對方“手續費”,對方會很默契地將發票寄到其所在單位。 

      孫雯在中部某省一家央企省公司辦公室任職,她幾乎每個月都要在發票販子手上購買一定數量的普通發票。“我們單位每個月發給員工一筆津貼,但必須要用發票來報賬。另外,單位或者領導的有些開支,比如請客、送禮、拜節什么的,按照公司財務管理制度是無法列支的。錢要花,又報不了賬,怎么辦?一般都是由我們辦公室出面,找發票或者買發票來報賬。大家早已經習以為常了。”孫雯說。

      所謂普通發票,是相對增值稅發票而言的,是指在購銷商品、提供或接受服務以及從事其他經營活動中,所開具和收取的收付款憑證。一位國企資深財務管理人員告訴記者,虛開、買賣發票由來已久,其中虛開增值稅發票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抵扣稅款或者騙取退稅,而虛開普通發票的主要目的則是為了“把賬做平”。

      隨著中央出臺八項規定和持續開展反“四風”,黨政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的報賬制度越來越嚴格,部分單位或個人購買發票用來報賬、套取資金的需求愈發迫切。以湖南長沙市公安局2016年上半年披露的一起虛開發票大案為例,32歲的河南省鄧州市人王某虎自2012年以來,涉嫌虛開普通發票金額竟然高達2億多元。

      警方查明,自2012年以來,王某虎團伙以開票金額的1%至3.5%的比例支付開票費給相關財務人員或營業員,按客戶要求從上述單位虛開發票后,按開票金額的1.5%至6%收取購票者的開票費。涉案購買發票的單位多為銀行、保險公司、證券公司、醫藥公司、房地產、旅游公司等。涉案的受票單位以湖南省內企業居多,還涉及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廣東、湖北等10余省市的企業。

      曾參與協助警方查辦上述案件的長沙市國稅稽查局紀檢組長尹波告訴記者,王某虎團伙勾結商場、超市、酒店的財務人員、營業員,為受票單位開出普通發票的項目多為日用品、辦公用品、勞保用品、電腦耗材、文體用品等。這些項目盡管形形色色,但依據受票單位的財務管理規定,都可以列支,可以報賬。

      上述國企資深財務管理人員分析認為:“這只是冰山一角。一個團伙就能倒賣2個億的發票,這說明在黑市流通的發票金額應該是個天文數字。”

    二、“洗白”不當開支是主要目的 

      長沙市經偵支隊副隊長陳耀松說,在上述查獲的王某虎團伙案中,涉案單位多為國字頭、股份制或者上市企業,本來都有相對規范的財務管理制度,但它們通過虛開發票、虛構支出,為一些“見不得光”的違規花銷“打掩護”。

      “老總在外面卡拉OK的,釣了魚的,這些費用在單位沒有辦法報銷,就買些辦公用品發票用來報賬。”尹波告訴記者。 

      公款送禮通過發票“洗白”。湖南省紀委調查發現,永州市政協原副主席廖秋文在擔任省涔天河水庫擴建工程建設指揮部副指揮長(兼職)期間,同意涔天河工程公司花費38.31萬元公款購買購物卡、煙酒、土特產送禮,以“會議費”名義虛開發票進行報銷。

      一些企業還主動幫助顧客“洗白”不當開支。湖南某開發區的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她每年都要在長沙市最大的奢侈品商店購買襯衫、領帶、皮鞋等高檔服飾。單位負責人在招商引資、爭取項目時,經常用這些禮品來打通關系。這家奢侈品商店能夠按照顧客需求開出各種名目的發票,她開得最多的是辦公用品發票。

    三、打防結合遏制“發票腐敗”

      湖南省一家大型超市企業的財務總監告訴記者,大型商業零售企業都是按照報表納稅,而不是按照發票納稅,很多消費者并不會向商家索要發票,因此大型商業零售企業都有大量的富余發票。他所在的超市企業財務部門就出過一名“內鬼”,常年與王某虎團伙勾結在一起,通過倒賣發票牟利。

      尹波介紹,一些營業額較大的超市、商場、酒店、加油站,都有數量非常可觀的富余發票。如果某商場一年的營業額是2億元,但顧客索要的發票實際上只有1億元,就形成了1億元的富余發票。這就給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機,他們與商業企業的“內鬼”暗中勾結,按照購票者指定的名目將發票開出來。

      業內人士指出,發票黑市之所以能夠生成并形成氣候,“需”、“供”兩個方面的原因都應引起重視。首先,在嚴打高壓態勢下,“四風”依然存在,社會上有旺盛的發票需求。其次,商業零售企業的發票管理存在很大漏洞,比如,不按實際消費情況開票,或者將富余發票倒賣到黑市牟取非法利益。

      湖南大學廉政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袁柏順表示,必須從源頭上打擊發票買賣需求,不給腐敗分子留下任何可乘之機。在審計監督機制方面,相關部門應該創新“人防”“技防”措施,推行賬目倒查、發票倒查,精準識別虛開發票、虛假列支、賬實不符等行為。在財務管理方面,政府機關和企事業單位都要完善發票報銷責任體系,制定嚴格的發票報銷程序和要求。比如,在報銷時,要求經辦人必須提供機打明細單,對人工填寫的明細單實行嚴格限制,增加虛假列支行為的操作難度。

      尹波認為,要斬斷發票黑市的利益鏈,還要從源頭上防止富余發票流向黑市。公安、稅務部門應該要求大型商業零售企業加強管理,堵住漏洞,強化責任,嚴厲打擊“內鬼”,對富余發票實施更加嚴格的監督管理。另外,稅務和司法應加強聯動,依法嚴厲打擊不如實填開發票名目的行為。 

      “除了嚴懲發票販子以外,還可以對一批受票金額較大、套取資金較多的單位和個人,依法依規進行嚴厲打擊。”陳耀松建議。(半月談記者 劉良恒)


    注:本文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00443號-3
    7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