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mwkke"><tt id="mwkke"></tt></menu>
  • <menu id="mwkke"></menu><nav id="mwkke"><strong id="mwkke"></strong></nav>
    您好!歡迎來到稅務訴訟律師網,我們竭誠為您提供卓越的法律服務!

    13681086635

    400-650-5090

    QQ/微信號

    1056606199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 民商稅案 > 企業所得稅案

    跨年度貸款利息支出何時稅前扣除

    信息來源:稅屋網  文章編輯:zm  發布時間:2021-07-16 16:24:09  

    實務中,企業經常因融資發生利息支出。一般來講,利息支出屬于企業實際發生的與取得收入有關的合理支出,應允許在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但是,對于跨年度貸款的利息支出,究竟應該在權責發生年度,還是在實際支付年度扣除,許多納稅人搞不清楚。

      案例

      甲公司與銀行簽訂貸款合同。合同約定貸款金額1億元,貸款期為2018年7月~2019年6月,年利率為5%。合同還約定,甲公司應于2019年7月一次還本付息。2019年7月,甲公司按照合同約定歸還本金,并一次性支付利息500萬元。不考慮其他稅費因素,企業發生的這500萬元利息支出,應如何進行稅前扣除?

      分析

      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規定,除本條例和國務院財政、稅務主管部門另有規定外,企業應納稅所得額的計算,以權責發生制為原則,屬于當期的收入和費用,不論款項是否收付,均作為當期的收入和費用;不屬于當期的收入和費用,即使款項已經在當期收付,均不作為當期的收入和費用。利息支出并不屬于“本條例和國務院財政、稅務主管部門另有規定”的事項,其稅務處理應遵從權責發生制的基本原則。

      那么,企業應如何按照權責發生制,在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利息支出呢?有觀點認為,貸款合同約定,甲公司應在2019年7月向銀行一次性歸還本金并支付利息,因此,利息支出的發生年度應為2019年度。甲公司應在2019年度一次性確認利息支出500萬元。

      對此,筆者認為,上述案例中,甲公司貸款期間,平均分布在2018年和2019年,且每年各占6個月。從2018年7月開始,銀行已經正式向甲公司提供貸款服務。按照合同雙方約定的權利與義務,銀行履行了義務,甲公司就同步產生了付息義務。換言之,2018年與2019年,甲公司分別接受銀行貸款服務6個月,按照權責發生制,2018年與2019年應分別產生應付利息支出500÷12×6=250(萬元)。分別在2018年和2019年確認利息支出,這也符合企業會計準則的處理規定。而2019年7月僅為雙方利息實際支付或者結算時點,甲公司在該時點實際支付利息后,應付義務歸于消滅,此時全額確認利息支出,反而接近于收付實現制。

      因此,甲公司應分別在2018年和2019年,各確認利息支出250萬元。但是,根據《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憑證管理辦法》第六條規定,企業應在當年度企業所得稅匯算清繳期結束前取得稅前扣除憑證。本案例中,甲公司在2019年7月才實際支付利息,并取得銀行開具的增值稅發票等稅前扣除憑證。

      在這種情況下,甲公司正確的稅務處理方式是:2018年度,會計上確認利息支出250萬元,匯算清繳時納稅調增250萬元。2019年7月實際支付利息并取得增值稅發票后,再追溯調整2018年度企業所得稅納稅申報表。由此,甲公司可能會產生退(抵)稅。2019年度,會計上確認利息支出250萬元,在辦理當年度企業所得稅匯算清繳時稅前扣除。此時,甲公司稅會處理無差異,不需要進行納稅調整。

      建議

      企業在日常經營中發生利息支出,應按照權責發生制原則,準確進行成本或費用的會計核算。在稅務處理時,企業還要注意,相關利息支出要在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須取得合法有效的增值稅發票等稅前扣除憑證。因此,建議企業在納稅申報時,關注稅會差異,正確進行納稅調整,避免出現稅務風險。

      (作者單位:國家稅務總局佛山市順德區稅務局)


    注:本文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行為,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中國稅務訴訟律師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00443號-3
    728彩票